飛鹿言情小說網

我仙徒有點多 28 測試

  云天宗每半年都有一次半年考,內容分為煉丹,制符,布陣,煉器,御靈,劍術,其他等,每個弟子都可選擇幾個去測試,而且,進步迅速的弟子會獲得每個獎勵以及宗內的重視,有可能提升為內門弟子或是被收為長老們的親傳弟子。

  所以每次半年考,宗內弟子可莽足了勁去測試,哪怕是親傳弟子,也被要求除了特殊情況不得缺席。

  “言沫,你這次半年考選了哪些內容?”雷麗出聲問道。

  雷麗是言沫的鄰居,自從那天看到她之后,仿佛每天都能看到她了。

  言沫每次做完藥閣的工作回來時,總會遇見她,一來二去便熟悉了,后來,她又主動聯系,與言沫講解陣法知識和宗內八卦,便越來越親近了。

  “我選了陣法和御靈。”言沫收回看著晚霞的目光,轉頭看著她說。

  “你不是在藥閣做事嗎?為什么不選煉丹?”雷麗用她柔柔弱弱的聲音問。

  “雖然在藥閣工作,可是我從來沒有煉過丹藥,只是在做些處理藥材的工作。”兩人邊走邊說,來到住處。

  “沒關系的,煉丹也包括處理藥材的啊,若是言沫將藥材處理的非常好,也可以去測試的,畢竟每一個測試內容都有進步獎勵,你知道嗎?宗內弟子都很多才多藝,就是因為弟子們知道只要參加一項測試就一定會有獎勵的。”雷麗身穿白色宗服襯得她如同一朵小白花,惹人憐愛。

  “真的?那我明天也去測試一下其他吧!”聽到只要去參加就有獎勵,言沫豪邁的想要將所有測試項目都包攬下來。

  “嗯,好的,我相信言沫一定是最厲害的。”雷麗用鼓勵的眼神看著她。

  言沫亦看著面前這朵小白花,心里想,難怪雷麗在宗內能混得如魚得水,這樣可愛的妹子,能瞬間激起人的保護欲啊。

  ……

  宗內半年考是個大日子,幾乎全宗的弟子在這兩天都會出來活動,可想而知,會有多熱鬧。

  言沫跟著雷麗來到測試的場地時,各個測試的地方已經人山人海,圍得水泄不通了。許是許久沒見到這么多人了,言沫有些高興,也學著四處圍觀。

  在張望時,她似乎看見了幾個熟悉的人,蹲在角落背著身似乎在躲避著言沫。

  言沫走近了說:“以為我看不出來?幾位劉大寶?躲著我干啥?怕我?”

  幾人嚇得一抖,轉過頭來,嘻嘻的笑著說:“不,嘿嘿,不是,我們這不是怕礙了師姐的眼嗎?”

  言沫問他們:“你們也來評測啊?測什么?”

  “我們都要去測。”許是看到言沫沒有找他們麻煩,反而是問事情,而且周圍有那么多弟子,想來也不會突然發難。

  “全部?”言沫看著他們說:“沒想到你們還挺全能的嘛!”

  “哪里,哪里,就是都去試一試,若是有進步,瞎貓碰上死耗子,還能得些獎勵。”一人出來回答。

  “哦~你們進宗幾年了?”言沫繼續問。

  “三十多年了。”

  “這么久?”言沫詫異這幾人完全不像三十多的人啊,一個個面如少年,機靈狡黠。

  “那你們肯定知道這宗內的許多事情了?”

  “這是當然。”還是本性難移,這不露出馬腳了。

  “不如你們來當我的向導,先幫我介紹一下每個考核項目吧。”雖然言沫在雷麗的介紹下知道了半年考的大致情況,但是有些細節需要現場來解釋的,而雷麗為了有個好成績,現在正忙著去處理煉丹的藥材,也觀摩學習他人的煉丹過程,而言沫看了一會兒就興致廖廖了。

  “我們?這~”幾人相互看了看。

  “怎么?不愿意?嗯?”言沫威脅道。

  “不是,不是,我們愿意,愿意……”幾人立馬想起幾天前的遭遇,連忙答應。

  “那就好。你們就從這煉丹考核開始講吧。”言沫指著前面圍了許多人的院子。

  “好,好……”

  ……

  言沫在幾個人的講解下逛完了整個考核的場地,每個考核的標準也都有了低,隨后,她就放幾人離開,自己排隊去參加每個考核。

  正當她完成初級煉器考核,從擁擠的人潮中退出來,在心里吐槽著這考核場地太狹窄,沒有分開進出口的時候,突然,也不知道誰高呼了一聲:“親傳弟子們來了!”

  人群驚呼叫喊幾聲后,猶如有人指使向著一方涌去,卻又恭恭敬敬的分列兩邊,看樣子要迎接什么大人物了。

  言沫也隨著人群的目光看去,幾秒后,出現了一群穿著云天宗弟子服的人,只不過,他們的弟子服是金色鑲邊,在陽光的照射下頗為閃耀。

  走在前端的是兩男兩女,皆是氣質非凡,自信大方,神采奕奕。言沫分不清他們,但是從這些天來聽過的八卦來看,四人應該就是云天宗最出色的幾位親傳弟子了。

  先說宗內第一美人云七,小名七七,妥妥的修三代,她爺爺奶奶代宗御魔,英勇犧牲,而爹娘皆是宗內長老,地位崇高,自小天賦也好,陣法出色,容貌怡麗,性格溫和,剛年過三十,修為也達到了靈者的前期,仰慕宗主座下大弟子云田。

  云田,字十方。四十多年前云天宗宗主外出游歷時在一田隴邊撿到的孩子,見其可憐,本想寄養給一戶好人家,可發現他身具修仙者難求的親靈體,心喜,于是收做親傳弟子。已是靈師修為,此人平日里清冷高雅,不善近人,愛好煉丹,唯有一人可入他眼,他的小師弟徐玉賢。

  徐梁,字玉賢,云天宗下附屬徐家嫡子,也是個天資出眾之人,拜入云天宗剛十五年,已經是大靈層的修為了,個子不高,愛好煉器,天性活潑開朗,平日里只有他不怕云田的冷臉,使勁往前湊,也只有他能說得動自己那個冷冰冰的大師兄。

  宗內傳聞,這兩人才是真愛!

  那么旁邊還有一女孩是誰呢?

  如果這是一大女主修仙文的話,那旁邊那個女生就是女主了!

  氣運滔天,天姿國色,色若桃李……

  其名為趙凌瑤,年芳十八,卻已經進階大靈層修為,雖出身寒門,卻氣度非凡,聰慧機敏,待人和藹,人見人愛,車見車載,宗內就沒有不喜歡她的人。聽說是有一次獻了什么好東西給云七父親,然后拜得云七父親為親傳弟子,平日里與云七也十分要好。還聽說她養了一特別的小寵物,形似老鼠,渾身金毛,異常可愛。

  正想著沒看見她身邊的老鼠呢?言沫就看見她腰間的靈獸袋突然動了幾下,從里面跑出一個金毛鼠爬到趙凌瑤肩上,眼睛圓溜溜的,顯得特別可愛。

  言沫在盯著金毛鼠的時候,那金毛鼠也在盯著言沫,吱吱的叫著,想來是在跟她主人說著什么,那趙凌瑤竟然向著言沫這邊看了一眼,引得周圍的男性騷動起來,一個勁的擺手向著心中的女神打招呼。

  趙凌瑤一看不要緊,要命的是那萬眾矚目的云田突的也看了過來,他腳步頓了一下,身后的隊伍也跟著停下來。

  眾人正在疑惑不解時,那云田突然向著言沫的方向走來,氣勢洶洶,仿佛要逮住欠債不還的騙子,嚇得周圍的弟子人人噤聲,呆若木雞。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云田對著言沫的方向說。

  “師……師兄是問我嗎?我……我叫李大竹……”站在言沫身前的一個人戰戰兢兢的回話。

  云田將視線放在言沫身上,手拉開擋在前的弟子說:“不是問你!是問她。”

  周圍弟子明白了大師兄要找的人是誰后,立馬主動的讓開了周圍的地盤,騰出一大片空間來,讓言沫暴露在所有弟子的眼前。

  言沫完全沒想到大名鼎鼎的云田云大師兄會主動找她搭話,雖不知道意圖,但是在這么多人的注視下,言沫只能硬著頭皮回他:“我叫言沫。”

  云田聽完,扯下腰間一塊令牌,遞給她說:“言沫,很好,拿著這個,測試完到主峰找我!”

  ???言沫很奇怪,看著遞在眼前的能進入主峰住處的令牌,不知道是接還是不接。

  “找你做什么?”言沫謹慎的在接令牌前問清意圖。

  “比試。”云田的回答很簡潔明了,動作也干脆利落,一把將令牌遞給言沫,轉身就走。

  喂喂喂,剛剛那種霸道總裁既視感是什么情況?你都沒問我答不答應比試啊?比試什么內容你也沒說啊?不讓我先準備準備?把我一個人晾在這里,接受所有弟子八卦又炙熱的目光洗禮真的好嗎?

  言沫分明用余光看到了云七敵視,趙玲瑤輕蔑還有徐玉賢興起的目光,不不,不不不,言沫心想我一定是看錯了,一定是。

  言沫有種被雷劈了的感覺,她突然覺得手中這塊令牌是個定時炸彈啊!得扔!

  “啪~”言沫這么想了也這么做了,可是她扔的目標不太對啊!

  飛盧小說網 b.faloo.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!,

暑期看書樂翻天,充100贈500VIP點卷! 立即搶充(活動時間:8月24日到8月25日)
上一章  回目錄  閱讀下一章
(按左右鍵翻頁)
我仙徒有點多書評:
李逵劈鱼ios 爱情银行靠什么赚钱 皇家三张牌炸金花 网络赌博后台控制图片 河北十一选五怎么开奖 河北省福利彩票中心介绍 在女生多的校园卖什么赚钱 325棋牌捕鱼游戏官方网 欢乐斗地主网页版 幸运彩票首页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百宝 三分彩五星全天计划 彩票论坛双色球予号 黄牛球票是怎么赚钱的 多乐彩11选5走势图彩乐乐 福彩十分高频彩 几个姐妹为了赚钱而卖身的电影